人物性格

  • 竇勝雪(楊怡飾)
  • 胡亭軒(黃浩然飾)
  • 胡亭輝(敖嘉年飾)
  • 胡亭嫣(陳思齊飾)
  • 竇雄(李國麟飾)
  • 胡彩蝶(馬蹄露飾)
  • 映月(張美妮飾)
聶致遠
: 聶致遠 (馬浚偉飾)
:
: 27
:

品性純良,正直不苛,忠於朝廷,以除暴安良為己任,為求公理不惜放棄私情;剛直不苛,拒絕與他人同流合污,借權力收受利益。

致遠的父親本來是緝私營的小頭目,因為執行公務被鹽梟殺死,得父親同袍屠應龍接濟孤寡,應龍更栽培致遠授予武功,二人情同父子。致遠以父親為目標,希望剿盡天下鹽幫,為朝廷効力,然而母親為怕愛兒剿匪身亡,遂對其加入緝私營大力反對,然而固執的致遠一意孤行,在緝私營統領屠應龍扶植下,在緝私營任小頭目,專責剿滅鹽梟。應龍命致遠混入竇家寨,查探鹽梟逃走的路線,以期能殲滅這個一直未能搗破的鹽幫。

致遠在竇家寨附近裝作赴考被劫,被鹽幫頭目竇猛之女勝雪救起,勝雪以為致遠真是落難的秀才,把他帶回幫中療傷。致遠見勝雪對自己沒有機心,希望能從她口中查到竇家寨的秘密,因此與她出雙入對,卻在不自覺中對勝雪動了真情。

致遠雖愛勝雪,卻明白兵賊兩難容,知道不能為了私情而放過一眾鹽梟,於是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把竇家寨的秘密告之應龍,終於竇猛夫婦被官兵窮追至走投無路,竇猛與致遠劇烈打鬥,致遠險喪刀下,千鈞一髮間,致遠把竇猛刺斃,妻子不堪打擊,即與夫共赴黃泉。

致遠帶著竇猛等人的屍首回揚州示眾,勝雪驚悉致遠原來是奸細,氣憤不已,要殺致遠為父母報仇。致遠認為勝雪只是錯生鹽幫,並未販私,願放勝雪一馬,著勝雪好好做人。時致遠雖知自己與勝雪已無可能,但仍抱萬一的希望,故把手刃勝雪父親一事隱去,指竇猛夫婦是死於官兵刀下。

致遠因為剿寨有功,升任為副統領。為了令自己能忘記勝雪,致遠工作更為落力,但接連幾次緝私均告失敗,致遠覺得事有可疑,在找尋線人關七時又遭守正的師爺汪東平阻止。致遠發現擔任師爺的東平竟是一等一的好手,更覺守正並不簡單,認為他與事件有關。而在不斷追查後,致遠發現守正原來對緝私營起疑,懷疑當中有人徇私,所以暗中調查。守正暗示應龍用心不良,致遠堅信應龍乃正義之士,及後勝雪潛入蔡子安府中偷看標書,致遠出手相救,竟發現應龍與子安互相勾結,以權謀私,應龍亦向致遠坦言其母收過少黑錢,其父也是貪官,並非甚麼大英雄,不願破壞丈夫在致遠心目中的形象才一直未有道破。致遠大受打擊,開始懷疑自己信念,陷入迷亂之中。守正勸致遠,着致遠留在應龍身邊,搜尋他的罪證。致遠不願出賣應龍,拒絕守正的要求,又向應龍直言自己不願為虎作倀。應龍見致遠不肯同謀合污,亦念及與致遠的一份感情,遂駛計令致遠掉官作罷。

致遠在聶張氏的安排下入鹽棧工作,時勝雪已與亭軒成親。致遠與勝雪在鹽棧內時刻相對,但勝雪視致遠為陌路人一樣,令致遠極為痛心。

時胡堅被陷害入獄,亭軒去世,勝雪急需一筆金錢來救胡堅,打算再販私鹽,致遠自覺欠了勝雪,而且開始明白賣私鹽者並非十惡不赦,乃為朝廷所迫,為了保護勝雪,致遠加入幫忙。二人在販私過程中屢遇險境,但亦因此而再度燃起愛火……時致遠不單查知應龍是販運私鹽的幕後黑手,致遠悲慟不已,與勝雪一同前往找應龍,把應龍繩之於法。

一切始乎歸於平靜,亭輝亦祝致遠與勝雪有情人終成眷屬,致遠生怕其親手殺死竇猛一事會被勝雪知道,遂要求勝雪與自己遠走高飛。勝雪本想應承,但鹽幫兄弟鍾邦突然出現,道出致遠想要掩飾的秘密,勝雪無法接受事實,不知何去何從,致遠亦不知如何了斷這斷難解的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