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人物性格

  • 韋小寶(黃曉明飾)
  • 沐劍屏 (劉蕓飾)
  • 方怡(劉孜飾)
  • 阿珂 (應采兒飾)
  • 雙兒 (何啄言飾)
  • 建甯公主(舒暢飾)
  • 蘇荃(胡可飾)
  • 曾柔 (李菲飾)
  • 鼇拜 (徐錦江飾)
  • 索額圖(譚非翎飾)
  • 陳近南 (祝延平飾)
  • 洪安通 (袁苑飾)
  • 茅十八(趙小銳飾)
  • 海大富(林永健飾)
  • 毛東珠(高遠飾)
  • 小童版韋小寶介紹(王成陽飾)
玄燁(康熙)
: 玄燁(康熙) (鍾漢良飾)
:
: 十餘歲
: 大清皇帝

在中國歷史上,康熙不僅堪稱少年有為,而且貢獻良多,是一個眼光和胸懷都很開闊的皇帝。

我們可以從玄燁和韋小寶的關係之中看到作者對這一人物的理解方式和理解深度。這兩個人的關係,簡單說,就是摔跤摔出來的交情。而且,在這兩個身份地位和修養個性無不天差地遠的兩個人之間,居然會有一種真摯的、長久的、難以忘懷的少年友情。故事中給出的理由,是皇子具有所有少年人喜歡玩樂、渴望友情的本能,而皇宮中的寂寞和孤獨,皇子自從出生開始就要生活在眾目睽睽之下,所有的言行舉止都要中規中矩,這與普通的少年人的心理渴望背道而馳。所以,當韋小寶這個分不清皇帝和太監衣服身份的小傢伙出現,且與玄燁無拘無束地摔跤玩樂,對玄燁而言,無疑是一種千載難逢的良機。這種沒有身份阻隔的少年人之間的真誠關係,很顯然是玄燁一生之中最為寶貴的經驗。也就是說,小說作者為康熙/玄燁的形象,找到了一個非常合適的起點,那就是人性欲望的平臺。即首先並沒有把康熙當成一個皇帝,而是當成一個人,一個少年。所以,我說,小說中描寫的“摔跤的交情”是一個重大發現,而由此產生的友情關係,則是一個創造性的展開。

對康熙形象在人性平臺上的創造性展開,不僅是表現在玄燁和韋小寶之間的關係發展史中,也表現在玄燁對待毛東珠、尤其是對待順治的態度和心理上。在小說中的有關情節中,有很多這方面的例子表明,玄燁與太后關係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孝道,而是一種人性化的孺慕之情,即使是後來知道了毛東珠是一個冒牌貨,而且殺害了自己的親母親,也還是無法痛恨這個人。至於康熙尋找父親的情節線索,就更加明顯地表現出了康熙心理上對父親的依戀和渴望。歷史上,15歲的康熙和索額圖一起設計抓住了鼇拜並且將鼇拜一黨清除掉,詳情如何,沒有太多的紀錄,索額圖在其中所起的推動和策劃作用必不可少。而在小說中,我們看到,這一行動完全是康熙這樣一個小孩子皇帝的一種躍躍欲試的冒險行為。他總是以為自己的武功已經很好,只不過不好意思和大臣動手打架,所以讓韋小寶和十幾個太監代替他完成任務,這一情節,顯然是說玄燁此前將逮捕鼇拜的事情設想得太簡單、太不合實際了。若不是韋小寶施展自己的下三濫“撒灰絕技”,這一行動如何收場,就難以想像。

玄燁和韋小寶之間的關係,不僅是韋小寶的一種“榮幸”——朝廷上幾乎所有官員都對韋小寶拼命討好拉攏,韋小寶辦事總是事半功倍,一大半原因就在於他是皇帝面前的“紅人”——同時,這也是玄燁的一種榮幸,這種難得的友情,使得玄燁這個小孩子皇帝可以脫掉皇帝的外衣,而露出孩子的面目,例如可以說粗話,可以大笑大鬧,從而很好地釋放自己、宣洩積鬱,以便獲得正常的心態。此外,韋小寶還是玄燁的一個“參照系”,可以滿足少年皇帝的好奇心和虛榮心:韋小寶樣樣都不如他,但卻能幹成很多事,如果自己出面,肯定可以幹得比韋小寶更好。他並不知道韋小寶的能幹,一大半是別人對於“寵臣”這一身份的畏懼或巴結。最後,康熙與韋小寶的友情和互補,在小說敘事中也形成了一種“象徵系”,那就是這兩個人既可以一分為二,自然也可以合二而一,也就是互為表裡,互為闡釋,乾脆說是一物兩面。這就為更深入地理解小說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小說中對康熙和韋小寶的友情的描寫,並沒有誇張,也沒有停滯。實際上,韋小寶在知道小玄子就是小皇帝的那一刻開始,二人的關係就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韋小寶再也不敢放肆,而玄燁也規定韋小寶只有在沒人的場合才能成為“小玄子的好朋友”。所以如此,正因為玄燁不是一個普通的少年,而是一個少年皇帝,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皇帝權威的日益加重,這二人之間的關係也產生了更大的變化,實際上,韋小寶不僅從“好朋友”下降為“好臣子”,進而還從親近的太監變質為弄臣!若韋小寶不是這樣的不斷拍對方馬屁,他們的關係會怎樣?而這種靠韋小寶的馬屁維持的友情,康熙的形象自然也就在無形之中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