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每集劇情

第二+四、二+五集

寶琦柴九 一同被捕

柴九趕入無錫,只見遍地屍骸慘不忍睹。柴九依護送寶琦的官兵指示尋覓寶琦,卻遍尋不獲。無計可施的柴九遇上剛逃出來的彭鏗,向他詢問寶琦下落。彭鏗說看見寶琦身受重傷,更誤導柴九到咯血病人的集中地尋找寶琦。為了從病人中覓得寶琦,柴九因此被咯血病人吐得一身一面。幾經艱苦,柴九終覓得昏迷了的寶琦,更帶她到白朗神父處醫治。必文與彭鏗相遇,原來必文早已準備了大清黃旗,準備趁清兵剛入城之際,第一時間出外迎接;當林知府看見必文與鳳儀等人後不禁大樂,更安排他們到衙門共聚。受了輕傷的寶琦終甦醒過來;兩人知已無處可逃,只得在教堂中邊談往事,邊等待清兵將他們拘捕。

劉芳玉卿 冒死求助

必文與劉芳得到寶琦被捕的消息後,立刻趕往衙門見林知府,卻竟發現必文與鳳儀已是座上客;鳳儀更對必正說,當必文掌回實權後,將準備讓林知府的親人入股米行。為了營救寶琦,必正召集無錫居民簽下萬言書,更帶領眾人在衙門外跪求開恩,卻被林知府派官兵驅散。海棠與白朗大夫到獄中探望寶琦,更為她帶來柴九染上了咯血病的消息;寶琦為見染病的柴九,不惜答應林知府的要求畫押認罪。寶琦在獄中看見被咯血病折磨的柴九,傷痛不已。必武通知必正王爺正於附近作戰,因此必正決定冒險,只帶同數位鏢師護送自己,欲帶萬言書見正在打仗中的王爺,劉芳等人欲阻止卻失敗。必正準備出發之時,欲發現劉芳與玉卿竟在清晨已帶萬言書離開無錫⋯⋯

眾人挺身 協助寶琦

劉芳與玉卿遇過重重險阻,終成功將萬言書帶給王爺;王爺得悉此事後大為震驚,但卻只說出無能為力,原來王爺連番吃了敗仗,因此已失去了寵信。林知府突然召見寶琦,更說她已被判死罪,因此特意開恩,讓她與柴九各自回家三天與家人團聚。當寶琦步出衙門時,發現眾米商與居民早已在等候她;原來是因為眾米商以罷市要脅林知府,才成功迫他放人。寶琦懷感謝眾人幫忙的心情回家時,竟發現劉芳為了救她而被砲彈炸死,不禁傷心莫名。必文突然帶領彭鏗與林知府的親人欲接管米行,但眾工人卻不聽命於他,必正更帶領工人離開拜祭母親。病重的柴九,得知林知府欲帶走寶琦,特意前往阻止。在突然到臨的王爺面前,白朗大夫與眾人挺身而出維護柴九,氣得彭鏗面紅耳赤。

王爺出手 拯救寶琦

看到無錫居民上下一心幫助寶琦,王爺終被眾人的熱誠感動;這時柴九竟突然說出,自己與寶琦是王爺的密探,就連太平天國趙將軍的死亡,也是他們的安排;看到這個機會,王爺竟挺身而出,爽快地證明寶琦與柴九均是自己的密探。 林知府得知王爺因打敗仗而失勢將會被投閒置散,竟出言挑戰,問柴九與寶琦為何不一早表露身分,更當眾要求王爺不要多管閒事;看到自己竟被一個小官看扁,王爺被林知府的說話激怒…… 將林知府打發後,王爺向寶琦保證,即使自己回到京後傾家蕩產,也要用盡一切辦法助兩人洗脫罪名,寶琦等大為感動。必正執拾母親遺物時,發現劉芳在出發尋找王爺前寫下了家書,於是特意取出與家人閱讀當中內容……

彭鏗必文 密謀詭計

必文與彭鏗到處花天酒地,當用盡金錢後,必文又偕彭鏗回家取銀票;鳳儀見狀,欲阻止必文與彭鏗結伴揮霍,更說現存的金錢是準備讓必文前往廣東開小米舖之用,但必文無法接受自己已無法繼承米行,拒絕依從母親之願離開無錫。看到將身上銀票輸得一光二淨的必文,彭鏗竟然教唆必文,兩人一起合力對付蔣家。 雖然得白朗大夫盡力醫治,但柴九的咯血病仍無起色;經王爺的努力,寶琦與柴九終還以清白。 無錫眾人關心柴九病情,特意送來各種治咯血病的藥方;寶琦更親自煮藥給柴九,想不到柴九喝下寶琦所煮的藥後,病情竟神奇的穩定下來。

必文發惡 火燒米倉

眾人請在病床中的柴九步出大廳,原來大家特意提早給柴九祝壽;雖然柴九被病魔折磨得面黃肌瘦,但仍衷心感謝大家,向眾人說出自己的心底話。 晚上夜靜無人之際,突然有一幫黑衣人闖入蔣家;另一方面,鳳儀發現必文一身衣行裝,更裝備了滿身火把。必文向母親解釋,欲潛入蔣家米倉,將它一把火燒光;鳳儀聽後大驚更欲阻止兒子犯下滔天大禍,但必文卻一意孤行,更把母親推倒。原來是彭鏗帶領手下洗劫蔣家,眾人無力反抗看著家中所有財物被搜刮一空。 鳳儀要求祥發阻止必文,祥發趕到米倉與必文糾纏,必文跌倒更不慎燃著周遭物件;鳳儀趕到米倉,竟看見必文與祥發已被火海包圍……早上蔣家眾人點算損失時,鳳儀突然出現……白朗大夫決定帶柴九到上海醫病;眾人在碼頭送別柴九時,海棠突然將船票交給寶琦……

  • 柴九終覓得昏迷了的寶琦,更帶她到白朗神父處醫治。
    柴九終覓得昏迷了的寶琦,更帶她到白朗神父處醫治。
  • 必文與彭鏗趁清兵入城,第一時間出外迎接。
    必文與彭鏗趁清兵入城,第一時間出外迎接。
  • 甦醒過來過來的寶琦,與柴九一起在教堂等待清兵的到臨。
    甦醒過來過來的寶琦,與柴九一起在教堂等待清兵的到臨。
  • 必正為救寶琦,帶領眾人在衙門外跪求開恩。
    必正為救寶琦,帶領眾人在衙門外跪求開恩。
  • 寶琦為見染病的柴九,不惜畫押認罪。
    寶琦為見染病的柴九,不惜畫押認罪。
  • 必正欲帶萬言書見正在打仗中的王爺,劉芳等人欲阻止卻失敗。
    必正欲帶萬言書見正在打仗中的王爺,劉芳等人欲阻止卻失敗。
  • 劉芳與玉卿成功將萬言書帶給王爺,但卻只換來壞消息。
    劉芳與玉卿成功將萬言書帶給王爺,但卻只換來壞消息。
  • 無錫米商與居民終成功迫林知府在問斬寶琦前,讓她回家三天。
    無錫米商與居民終成功迫林知府在問斬寶琦前,讓她回家三天。
  • 寶琦發現劉芳為了救她而被砲彈炸死,不禁傷心莫名。
    寶琦發現劉芳為了救她而被砲彈炸死,不禁傷心莫名。
  • 必文欲接管米行,但眾工人卻不聽命於他。
    必文欲接管米行,但眾工人卻不聽命於他。
  • 林知府欲帶走寶琦,柴九抱病阻止。
    林知府欲帶走寶琦,柴九抱病阻止。
  • 白朗大夫挺身而出維護柴九,氣得彭鏗面紅耳赤。
    白朗大夫挺身而出維護柴九,氣得彭鏗面紅耳赤。
  • 王爺提出即使傾家蕩產也要助兩人洗脫罪名,寶琦等大為感動。
    王爺提出即使傾家蕩產也要助兩人洗脫罪名,寶琦等大為感動。
  • 必正發現母親在生前寫下了家書,特取出與家人閱讀當中內容。
    必正發現母親在生前寫下了家書,特取出與家人閱讀當中內容。
  • 鳳儀欲阻止必文與彭鏗結伴揮霍,但必文拒絕依從。
    鳳儀欲阻止必文與彭鏗結伴揮霍,但必文拒絕依從。
  • 彭鏗教唆必文一起對付蔣家。
    彭鏗教唆必文一起對付蔣家。
  • 經王爺的努力,寶琦與柴九終還以清白。
    經王爺的努力,寶琦與柴九終還以清白。
  • 無錫眾人關心柴九病情,特意送來各種治咯血病的藥方。
    無錫眾人關心柴九病情,特意送來各種治咯血病的藥方。
  • 寶琦親自煮藥給柴九,令柴九的病情告穩定下來。
    寶琦親自煮藥給柴九,令柴九的病情告穩定下來。
  • 眾人特意提早給柴九祝壽,柴九大表欣慰。
    眾人特意提早給柴九祝壽,柴九大表欣慰。
  • 鳳儀發現必文欲對付蔣家,想阻止兒子卻反被推倒。
    鳳儀發現必文欲對付蔣家,想阻止兒子卻反被推倒。
  • 彭鏗帶領手下洗劫蔣家,眾人無力反抗。
    彭鏗帶領手下洗劫蔣家,眾人無力反抗。
  • 必文與祥發在米行糾纏時跌下暈倒,最後更被火海包圍。
    必文與祥發在米行糾纏時跌下暈倒,最後更被火海包圍。
  • 鳳儀突然出現,更向寶琦大聲指罵。
    鳳儀突然出現,更向寶琦大聲指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