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故事大綱

姐妹爭夫 反目成仇

三十多年前,做餅師傅甘泰祖與老闆女鍾笑荷於做餅工場相識,二人情投意合,早已認定對方為自己的另一半。時殷紅及其丈夫剛偷渡來港,二人山窮水盡,在工場同鄉介紹下,荷伸出同情之手,收留二人在工場打工,更視紅如親姊妹般看待。

荷與祖其後結成夫妻,育有甘永家、甘永好、甘永圓、甘詠慶、甘永中以及一養女孫皓月,加上其好姊妹紅與丈夫離婚後獨力撫養的女兒于素心,取名為家、好、月、圓、慶、中、秋,寓意著一個齊整而溫馨的家,於每年中秋一家團圓。

紅為報答荷,把全副精神及心機放在餅舖上,令餅舖的生意蒸蒸日上,而餅舖每年推出的月餅更大受街坊的歡迎,荷慶幸自己當年收留紅,除得到一個得力助手外,更多了一個可以傾訴心事的好姊妹。

可是,荷卻萬料不到,好姊妹紅在失婚後,因在工場與祖朝夕相對,竟背地裡與祖互生情愫,荷一直被蒙在鼓裡,當知道此事之時,二人的婚姻已去到無法挽救的地步,祖更以荷害死祖弟全作為自己負心的藉口,與荷離婚收場。

夫妻情逝 骨肉分離

祖與荷的六個兒女,本來兄友弟恭、和睦相處,但因父母的離異,六兄弟姊妹被逼分散東西,法官逼不得已把家、圓、中判給祖,而荷則要獨力撫養好、月、慶成人。從此,六兄弟姊妹再無法如往時般,在同一屋簷下共同生活及成長。

荷霎時間失去祖、紅及家、圓、中,使荷受盡創傷及挫折。幸好在達、好、月、慶的支持下,能夠重新振作起來,咬緊牙關渡過面前種種的難關,獨力撐起整頭家。

後來,早已移居葡萄牙多年的鍾笑莎返港,在其姊荷家暫住,其實莎與丈夫在葡萄牙發生桃色糾紛,正辦理離婚手續 ,因此莎正步荷後塵成失婚婦人。莎說話尖酸刻薄,愛搞風搞雨,立時成為荷家中的麻煩人物。莎一向不值祖當年背著荷與紅搭上,拋妻棄子的負心漢所為,對祖更恨之入骨。

另一邊廂,祖自與荷離婚後,分得家、圓及中三個仔的管養權,與紅再婚後展開新的生活。祖離婚前一直與荷一起經營家好月圓老餅家,從達的手中接手餅店開始,兩人一直努力經營,終於在區內搞得薄有名聲。祖對做餅有著一腔熱誠,與紅另起爐灶,依然不肯放棄家好月圓這金漆招牌,打正牌號開立新店。祖在紅的輔助下,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終於闖出名堂,創立一個坐擁十六間分店,旗下員工過百的餅業集團。祖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年的廣告費動輒成千萬,成為餅業界中的翹楚。

祖對荷負情薄倖,但對仔女卻依然甚為疼錫,尤其對自己家中的家、圓及中更是特別緊張。祖雖然愛錫仔女,但卻不像荷般懂得怎樣管教他們,致使他與仔女間變得疏離。祖家總不及荷家那麼樂也融融,充滿著歡樂氣氛,這是祖不得不承認的事實。由於祖有負於荷,心內理虧,總覺得對不起仔女,故此反而時常在仔女面前擺出一副嚴父的模樣,希望贏回仔女的尊重,結果卻令他與子女間更加生疏。

祖生性和稀泥,缺乏主見,一生注定受著兩個女人的操控,逃不出老媽麗及紅的控制。縱然祖與荷分開,始終與她的關係欲斷難斷。祖夾在麗、紅與荷三人之間,實在左右做人難。

兩家惡鬥 何日團圓

紅對祖家盡心盡力,助他事業起飛,對家庭又照顧得頭頭是道。紅又用盡一切方法籠絡家中上下的人心,對祖的仔女克盡母職,故此圓及中均視紅如親母,惟獨家卻是例外。家在荷與祖離婚時已十六歲,年少的家親眼目睹父母離異,令家的心靈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而這傷痕正是紅所留下的,故此家對紅一直心存芥蒂,對她始終甚為冷淡。家當年本想留在荷的身邊,但奈何荷對家委以重任,要家代為照顧留在祖身邊的圓及中,故家迫於無奈在祖家生活。

紅知道圓是個可造之才,悉心裁培圓接手家好月圓老餅家的生意,圓亦以心為心,專心一意協助紅拓展生意,成為紅的得力助手。而對於中,紅亦一早送了他到外地升學,故在外人眼中,紅非常關心兩個非親生兒子的學業與前途,是不折不扣的好媽媽…

紅表面上雖然疼錫祖與荷所生的子女,但始終最愛的還是自己與前夫所生的秋。紅當年被強所拋棄,夾硬從荷手中搶去祖,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為了秋。紅希望祖可以當秋的繼父,讓秋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一直以來紅對秋都寄與厚望,一心想裁培愛女出人頭地,秋亦不負所望,在外國學有所成,回港成為實習醫生。紅最希望秋將來嫁得好,可以有一個完滿的家庭。但秋與好的關係一直令紅擔心不已。

紅與荷的關係原本已是十分緊張,兩家人為著很少的事端亦可鬧得不可開交,偏偏卻有不少小人在紅與荷身邊添煩添亂,莎就是其中最麻煩的人物。莎自從被老公拋棄,從葡萄牙回港投靠荷後,見荷經營的餅舖雖然又舊又細,但其門如市,心想家好月圓老餅家其實是達留下來的家業,一直希望分回自己應有的一份。而祖夾硬搶去招牌反而搞得有聲有色,更令她不憤,故不斷游說達應該與祖打官司將招牌爭回來,一家人再合力將舖頭發大來做,更要做月餅爭取市場。

荷四面受敵,困難重重,最後不知如何打破困局。荷與祖一家人多年來離離合合,親情越見生疏,一起經歷過風風雨雨後,能否撥開雲霧重見青天,重新體會親情的可貴?一家人到最後能否開開心心聚首一堂,食著月餅一齊賞月?一切都似是未知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