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綱

極品小男人vs成功大女人

一個成功女人的背後,也許都有一個成功的男人。標準的小男人葛國光﹝陳錦鴻飾﹞,自願跟老婆大人高希敏﹝宣萱飾﹞簽下「不平等條約」,奉行男主內,女主外,務求讓任職裁判官的敏可在事業上無後顧之憂。

由於光兩個妹妹葛寶怡﹝唐詩詠飾﹞和葛寶貝﹝陳思齊飾﹞忙於事業學業早出晚歸,母親鍾錠英﹝呂珊飾﹞生活上毫無寄托,光見狀力邀英到家中幫忙,那知英和敏在生活細節上卻相處不來,為免引起婆媳風波,光只得帶英到社區中心參予活動,卻遇上剛被敏重判社會服務令的何時富﹝許紹雄飾﹞,光、英不知就裡,還誤會富乃善心義工,對其留下好印象。

光的圍村兄弟葛德雲﹝李思捷飾﹞與女友分手從外國返港,力邀光一起創業,雲還說服光成為其壯陽藥品代言人,令敏在人前出醜,迫令光放棄做代言人,雲卻在光耳邊挑撥離間,令光、敏夫妻間鴻溝漸深。

敏被委派到北區裁判法院為主任裁判官,遇到麻煩人物的表表者就是有「長毛大狀」之稱的黃志堅﹝王凱韋飾﹞,其「出位」言論,每每令敏疲於應付。但初出茅盧、任職檢控主任的怡卻對其欣賞傾倒不已。

同時,敏為了減壓學習健康舞,遇上健康舞教師何秀秀﹝滕麗名飾﹞,在得知了秀因患輕微精神病,而失去兒子撫養權的悲慘遭遇後,對秀甚為同情,二人結為好友。光更主動介紹秀到幼稚園兼職教舞,又讓秀成為兒子葛彥祖的契媽,好讓秀找到感情的宣洩口,秀對光一家感激不已,更非常羡慕葛家的幸福。

躁狂大男人vs高官小女人

一次,光遇上意外,傷及頭部,醒來後竟突變躁狂,性情大變。敏擔心不已,但明白光只是因為腦中腫瘤才變得躁狂和極度大男人,愛夫情切之下,甘願遷就光之病情變做小女人,好令光早日康復。但敏同時兼顧家庭和事業,不免疲累,但有機會與家人多了相處,卻是似有所得。而雲見光大振夫綱,為之大樂,乘機教唆光,對敏作出整蠱報復,令敏大為氣結。

英為了醫治光,四出尋訪名醫,在富介紹下,終找到一名「神醫」,但最終証實卻是騙子一名,令敏對富添偏見。

富為了滿足養女伍凱彤﹝黃智文飾﹞這個愛扮靚的「伸手派」,唯有利用牌局向師奶阿嬸開刀,因而被指出千。富再度上庭,敏認定富死性不改,重判之,秀為富求情,敏始知秀與富之父女關係。光並助秀、富和好。

光康復後,敏介紹光到調解組職當調解員,好令光的「長氣婆媽」有用武之地。而光參與調解工作多了,深感通過一般法律訴訟,雖能判斷是非對錯,但始終未能真正解決到問題癥結,與敏在看事物的觀點上漸有分歧。

身世之謎

時敏之父高天﹝駱應鈞飾﹞遺傳病發作,光大為緊張,叫敏作身體檢查,卻無意中發現敏與天之血型不符。為了找出事實真相,高家三口決定進行DNA測試,那知報告出來,敏驚悉自己竟不是高氏夫婦的親女,晴天霹靂!光努力下查出敏出生產房曾發生小火意外,懷疑因此調亂了嬰兒,但當年之醫院己被拆卸重建,追查身世之事彷如走入死胡同,令敏失落不已。

此時,富無意中發現了與秀血型不符,證實了二人果真不是親生父女,秀與敏提及此事,竟驚悉二人均是在同一段時日、同一醫院出世,敏懷疑秀可能便是天、娟之親生女!經過DNA測試,證實秀果真是高氏夫婦之親女,三人得以相認。但另方面,敏因對富有偏見,堅拒承認富是其生父,更不肯進行測試。光在雲獻計下,成功偷取敏DNA樣本測試,結果證實富與敏真是親生父女關係,但敏堅決不肯與富相認。

那知,敏的敵人利用了貝和彤的天真,探取敏、富的「父女關係」的私隱,再乘機攻擊敏在早前的官司對富判刑過輕,有偏私之嫌,上司還要求敏放大假,等候案件進行覆查,敏因此大受困擾。

「腦」作怪

天、娟見狀,擔心不已,為幫助敏,不惜說謊,力證敏是親生女兒,又暫緩幫秀爭取兒子撫養權之事,秀只覺被父母出賣,大受刺激下舊病復發。秀行為古怪,刻意學敏裝扮言行,敏發覺秀暗中偷自己唇膏搽,誤以為秀有同性戀傾向,大感不安。光見秀表現有如葛家女主人,亦感不妥,那知秀還變本加厲,竟扮敏企圖和光親熱,光及時驚覺喝止,秀大受打撃下,竟私自帶走祖。

光、敏因兒子失蹤,緊張不已,敏為了救回兒子,更是不顧一切,最後富冒險相救,終在秀手中救回孫兒,自己卻受了重傷。至此,敏終被富之真情打動,父女終於相認。

此時,法院覆查當日敏審理富的案件,證實敏當日不單沒有偏私,判刑還稍嫌過重,敏終得還清白,一家人正開心之際,光卻突然暈倒…